背包客-让出行变得更简单!

“什么时候看拳击像看电影,中国拳击就起来了”

来源:网络整理飞鱼2018-12-13 12:19

导读:

早报见习记者 蒲垚磊 发自昆明 短短4个月内,中国选手接连3次挑战世界金腰带称号无一胜绩,在短...

早报见习记者 蒲垚磊 发自昆明

短短4个月内,中国选手接连3次挑战世界金腰带称号无一胜绩,在短暂的“热潮”之后,中国拳击似乎和中国股市一样走进了冰河期,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拳击的停滞。

8月4日,云南众威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高调举行了新闻发布会,公开了今年下半年将要进行的重量级赛事。熊朝忠、裘晓君、杨兴新等5位选手将接连在8、9两月进行5场比赛,然而和上半年不同,这一次的主题不是“挑战”,而是“卫冕”。

中国拳手需要更多的比赛

此前的金腰带挑战潮中,在中国观众看来,世界拳击的顶层似乎已经和中国近在咫尺,然而连续3场失利又将大家打回了现实。

在《广州日报》的报道中,这被描述为中国拳击“冲高回落”进入了“震荡期”。换句话说,此前的繁荣在现在看来,或许夹杂了不少的泡沫。

在挑战世界金腰带之前,邹市明只打了6场职业拳赛。杨连慧在挑战之前虽然有19连胜,但在很多人眼中却并未遭遇过真正强硬的高手。而马一鸣则是在25岁的“高龄”才真正开始接触拳击,并且一度退出拳坛,直到去年才重新被请出山。在之前的比赛中和他对阵的佩塔科林比他小整整十岁,然而打过的职业比赛却比他多出整整十场。

“(输掉比赛)主要还是因为比赛经验不足。”对于今年冲击世界金腰带的3次失利,拳手杨兴新和女子拳手蔡宗菊给出了相同的看法。

杨兴新是目前WBC次中量级世界青年金腰带的保有者,蔡宗菊则拥有WBC女子迷你轻量级国际金腰带的头衔,两人目前的职业拳赛经验分别是15和5场,但都还没有挑战过世界金腰带。

对国外职业拳击尚在追赶

不得不承认,中国职业拳手比赛经验的欠缺,其直接原因就是中国职业拳击的发展还不够成熟。

一直以来,中国拳击界的主导是中国拳击协会,其从属的上级机构是奥运性质的国际拳联(AIBA),采用业余拳击的规则,与职业拳击有很大差别。按照国际拳联章程,中国拳击协会不可以与WBA、WBC、WBO、IBF等职业拳击联盟合作,在以奥运为重的国家战略下,中国拳手大都留守体制内,很难与职业拳击产生交集。

而这样的情况,也是在近十年间才开始改变。

2004年,WBA职业拳王争霸赛首次登陆中国;2006年,WBO设立中国区;2011年,WBC宣布将正式在中国设立分区;2013年,IBF建立了中国区委员会。

今年3月,IBF中国区委员会在北京举行的发布会上,宣布将着手举办IBF中国职业拳击联赛,而WBC也在进行类似的进程。

体制方面,中国拳击正在逐渐追赶,然而在项目基础方面,差距仍然存在。

熊朝忠、裘晓君等绝大多数拳手,都是从散打、业余拳击、泰拳等项目开始进入搏击,之后才转入职业拳击,这也印证了目前在中国,职业拳击的基础仍然还很薄弱。

在和早报记者的交流中,熊朝忠坦言,由于有更丰厚的项目历史,国外教练无论从经验还是训练方法上,都比国内教练更占优势,此外他还分享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。

“在拳击里,缠手带也是很重要的,有一点不对就会打得不舒服。去年在蒙特卡洛打比赛时,一个法国教练(尼古拉)来帮我缠手带,缠得非常好。中国也有缠手带缠得好的,但是外国人擅长缠手带的更多。”

拳击市场处于起步阶段

目前中国拳击无疑还处于起步发展阶段,中国的拳击市场也是同样。

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在2013年,邹市明的经纪公司盛力世家的首席执行官李胜曾表示,“赛事门票收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电视版权销售更是要付钱给电视台才行,授权产品的销售也可忽略不计,赞助几乎是支撑国内职业体育唯一的收入来源。”

两年后的今天,中国拳击市场已经有了不少改善。据《广州日报》报道,去年11月的“金光决战2”中,邹市明比赛的门票虽然远远不及帕奎奥比赛的门票,但最高票价也达到了880元。而今年2月在文山举行的“贺岁杯”世界拳王争霸赛,票价区间则已经达到了380元至2080元。此外,据央视数据显示,该项赛事在2月22日这天的直播得到了约8000万人的收看。

然而,这样的商业价值和今年5月梅威瑟对帕奎奥的比赛票价被炒到数万美元相比,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从2003年成立至今,云南众威拳击俱乐部共产生了80多条世界和洲际金腰带,目前拥有5名世界排名前15位的选手,然而董事长李昆坦言,虽然举办的赛事能够盈利,但整个拳击俱乐部的运营仍然还处于亏损状态。

正如熊朝忠在接受采访时所言,“什么时候看拳击像看电影,中国拳击就起来了。”

声明:转载稿件,不代表本站观点,有异议请联系我们

户外装备 更多